首頁 > 新聞資訊 > 鞍山新聞 > 正文

車 票

◎丁鵬云

電話響了幾聲后,里面傳來一位女子的聲音,聽這聲音年紀不大,慵懶的聲音中透露著嗔怪。

“媽!這么早就給我打電話,天還沒亮呢!”

“曉娜啊,你給媽打的錢媽都收到了,我和你爸商量著置辦年貨也用不了這么多,剩下的給你留著以后也許用得到!”

電話這頭,一位中年婦女手握著電話,臉上洋溢著笑容,這笑容慈祥而且幸福。

“媽!我說多少次了,您呀,用剩下的錢和爸買一些營養品補補身子,我一個女孩子,也用不了多少錢,您就放寬心??!”

“好好好!那你什么時候回來???等你回來一起買年貨。”

“恩……現在年底車票難買,我盡量早點回去,年貨您就和爸先準備著,有事情打電話??!我再睡會兒,掛了拜拜!”

帶著一陣哈欠說完,緊接著,電話里便傳出來一陣忙音。

這是一通很日常的電話,很普通,普通到掛了電話后,讓人回憶不起都說了些什么。

這是很普通的一天,老兩口起床洗漱吃飯,在天際泛起白光的時候,便整裝出門去置辦年貨了。

年底的每一天都有集市可逛,集市上車水馬龍絡繹不絕喧鬧不止,每個人手中都或多或少拎著一兩袋肉菜瓜果,一條街道上,商販掛出的對聯連成一排飄紅百米。

“喲!曉娜媽,兩口子沒少買??!選對聯呢?”

“是??!你不也買了不少嘛!”說著,曉麗媽看到老鄰居的旁邊站著一位亭亭玉立手里拎著東西的姑娘,“倩倩回來啦!一年沒見,更漂亮了呢!”

這位叫倩倩的姑娘甜甜一笑,隨即問道:“阿姨,曉娜什么時候回來???”

“昨天打的電話,快了快了!”

經過一上午的采購,老兩口子拎著大包小包回到家,這年貨終于買得差不多了,而姑娘打來的錢連一半都沒用了,兩口子還在埋怨花不了的時候,突然就都不說話了。

“曉娜媽,你把閨女那屋收拾收拾,還有年貨沒買,我再去買。”

“還有啥沒買???”

曉娜媽正問著,男人已經出了門,直到天快黑才空著手回來。曉麗媽正納悶,倒也沒追問什么。

第二天,曉麗爸天還沒亮就出了門,直到快中午的時候才趕了回來,一臉的喜色。

“買到了嗎?”

“買到了買到了,可不好買了,我可擠了半天呢!”

“知道知道,買到就好,這回我就放心了。”

說著,曉娜媽高興地拿起電話撥了出去。

“喂!媽,我正上班呢,什么事情?”

“曉娜??!今年的年貨我和你爸都買完了,就等你回來了。”

“我知道的媽!我已經提上日程了,快回去了。”

“那個,你爸說還有一個年貨沒有買回來,這不天不亮就去買了,現在才買回來,不過總算是買到了。”

“什么呀?”

“你上次不是說年底車票不好買嘛!就是你回家的車票??!”

聲明:本網部分文章轉自互聯網,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權利,請告知本網處理。
責任編輯:韓簫陽
国际股票指数收盘时间